黄寅的母亲对孩子的视力检查结果表示无奈。她说,寒假里难得放松,除了补习和做作业,孩子的其他时间多贡献给了手机,开学前一查视力下降得厉害。这位母亲说,在医院验光时还碰到了儿子的同班同学,也是近视度数涨了来换眼镜的。

他身上没钱,风餐露宿饿了三天,终于找到一份工作,是一家叫“信诚”的中介公司推介的。澎湃新闻在网上搜索这家中介,发现在深圳宝安区。